如今两个女人都在身边,这让任昭树既尴尬又犯难。任昭树说,3个儿子现在都在外面打工,熊金珍回家后,两个女人各睡一个房间,但“我同小我12岁的熊金珍睡在一起的时间要多一些”。

昨天,綦江县民政局副局长陈定文称,在2003年11月1日之前结婚者,要出示双方身份证和由村(居)委会或单位开具的婚姻状况证明等材料,只要手续齐全,民政部门就要给当事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否则将被视作行政不作为。

陈定文说,至于当事人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的真假,民政部门一般不会去作调查,但出具材料的单位或部门,则要对材料的真实性负责,如果造成重大过错的,要被追究相关责任。

重庆国生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李玉盛教授认为,从主观上看,任昭树暂时没有重婚的犯意,他的过错在于妻子失踪后,没有及时到当地法院办理相关的“失踪”手续。他说,通常情况下,如果一个人失踪超过两年,其家人可向法院办理失踪手续,哪怕今后失踪者突然返回,所有的关系皆与当事人无关。

李律师还介绍,出具假证明的古松村村委会肯定要承担相应的责任,“丧偶”证明应由公安机关来出具,而非村委会。“如果任昭树长期与两个妻子同住下去,就有重婚的犯意,届时将涉嫌构成重婚罪。”李律师称,当务之急是任昭树要想办法与其中一个妻子离婚,或分开居住。

任昭树:是啊,尽管我和蔡成容结了婚,但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熊金珍的努力,去年到湖北我也带着和她的结婚证。

任昭树:没有感情,那是假的,但我一直放不下熊金珍,我做梦都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回来。

任昭树:我打算与今年52岁的蔡成容协议离婚,希望政府能给她办个低保,到时她还可以住在我家里,由我们两口子来照顾她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