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朝鲜国一般,这是一个既陌生又神秘的国家,就像一个脱离世俗的世外桃源,有人说土库曼在闷声发大财,土库曼人富得流油,这到底是真还是假?

土库曼所处的位置十分偏僻,甚至在地图上我们很难找到。其位于中亚西南部,属于内陆国家,北部与哈萨克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接壤,西面濒临里海,东南部与阿富汗交界,国土面积仅有49万平方公里,而人口只有600多万,可谓是袖珍小国。

比起这个国家的知名度,这里存在着一个更为出名的景点,就是“地狱之门”。土库曼是全世界最干旱的地方,沙漠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近80%,常年刮沙尘暴,地狱之门就在卡拉库姆大沙漠的中部。

40多年前,这里生活着350名居民,前苏联的地质学家来此进行地质勘探,寻找油气资源,在钻井的过程中,突然发生了一起事故,更为可怕的是,出现了一个直径70米的巨型大坑。

学者们发现这个坑里在向外释放一种有毒气体,为了阻止毒气的蔓延,他们决定用火点燃这里,几天过去了,这团烈火始终没有熄灭,直至今日。

在茫茫的沙漠中,一团熊熊的烈火映照着满天的繁星,置身其中,仿佛一边是美丽的天堂,而另一边是通往恐怖的地狱之路,地狱之门因此得名。地狱之门的出现给神秘的土库曼带去了另一种诡秘的色彩,使得土库曼变得更加魔幻。

对于很多国家来说,旅游业是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,想方设法将更多的外国游客引进来促进国内的消费,是很多国家乐此不疲的事情,而土库曼则不以为然。

他们至今尚未对外开放旅游签证,若想要进入土库曼,只能办理最多5天的过境签,短短5天想要了解这个神秘的国家,还是十分困难的。2003年土库曼在宪法中明令规定,土库曼不承认持有外国护照,或拥有其他国家国籍的人是土库曼人。

正是源于这一项规定,土库曼的护照拒签率极高,拒签理由五花八门,对于外国人的进入管理十分严苛,比如必须按照计划的路线走,不能随意拍照,没有网络等等,所以很少有游客可以成功进入土库曼的土地。

外面的人进不去,里面的人消息闭塞,一个心理距离离我们非常遥远的国家,这些无疑都给土库曼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在全球新冠疫情大爆发期间,土库曼的感染人数为零,这样看来,也不足为奇。

人们向往瑞士,不仅是因为美丽的阿尔卑斯雪山,还有旖旎的乡村生活,更重要的是不论是一战还是二战,瑞士都没有卷入其中,作为永久中立国的瑞士,它是和平的象征地。

在亚洲也有一个中立国,并且是唯一一个,就是土库曼斯坦,与瑞士不同,土库曼在全球的知名度并不高,甚至没什么存在感,在新闻中极少听到这个国家的信息。

1924年土库曼加入苏联,成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,在苏联众多加盟国中,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苏联的政治地位。1991年,苏联解体,对土库曼来说无疑是一种危机,中亚的其他国家开始纷纷投怀送抱,亲近俄罗斯以换取重要的经济援助。

而此时一贫如洗的土库曼在被迫宣布独立后,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,向联合国申请成为永久独立国。众所周知,自工业革命以来,战争不断发生,大国之间的对抗博弈往往会波及到周边的小国,甚至会让小国瞬间灰飞烟灭,土库曼并不想成为大国纷争下的牺牲品。

1995年,在联合国的投票大会上,185个国家非常少见的一致全票赞成,最后决议通过了土库曼永久中立国的地位,也就是说土库曼将永久不参与战争,而且任何国家都不能在土库曼的土地上驻军。对于土库曼这样的小国而言,申请成为永久中立国想必是免受大国战争影响的最佳选择。

也许正是源于土库曼政府的这一举动,土库曼人将尼亚佐夫总统视为神一般的存在,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总统的画像、雕塑,甚至人们在吃饭前都要默念总统身体健康,崇拜程度不言而喻。

他上台后颁布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措施,比如不承认国外的学历、不允许跳妖媚的舞蹈、不允许打游戏、禁止上网等等,这个国家甚至没有宽带,满大街都是电话亭,仿佛回到了信息闭塞、思想封闭的年代,然而这些并不影响土库曼人对其的仰慕之心。

尼亚佐夫去世后,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上台,虽然政策上力求大改革,但实际上与之前也并无太大差异。网络依旧没有,之前领袖的画像虽然全部被拉走,只是换成了现任总统的画像,新婚的夫妇都会来肖像前拍一张照片,唯有如此才会让人更加幸福,报纸上最醒目的位置永远刊登着现任总统的信息。

特立独行的锁国政策造就了土库曼另类、低调、封闭的特点,土库曼人则更像是十足的现实主义者,知道自己没有实力和大国对抗,也无需羡慕他国的纸醉金迷,没有什么野心和雄心壮志,只是关注于自身的小日子,不求大风大浪,只求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据土库曼媒体的数据显示,土库曼国内生产总值从建国初期的32亿美元,已经增长至今天的400多亿美元。土库曼虽然自然天气恶劣,常年干旱缺水,但能源却异常充足,老天虽然关上了一道门,却也打开了一扇窗。

目前,土库曼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,其国天然气富足的程度令人难以想象。在当地居民的家里,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景象,即使不做饭,炉子上的天然气也是燃着的,因为买火柴要花钱,而天然气是免费的。

为了省下火柴的钱,只要家里有人,天然气是从早开到晚。据推测,土库曼有近80%的土地下都含有天然气,而被人们所好奇,一直燃烧的“地狱之门”,每天释放的天然气够全国人使用好几天。有人曾开玩笑说,在土库曼不能随便扔烟头,否则一不小心就会点燃地下的天然气。

不仅是天然气,石油资源也很丰富,据悉,仅里海地区石油采储量就高达2400亿桶。土库曼人的生活成本非常低,天然气,水电、教育、医疗全部免费,其他食物、交通、通讯也都是象征性的收费,据悉,土库曼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突破7000美元,按照这样低的生活成本来看,土库曼人确实富得流油了。

事实上,土库曼也并非完全封闭,在对外贸易上,土库曼一点也不封闭。发现了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后,石油和天然气一直是其外交手段的重要切入点,通过能源的输出,与世界各国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互利共赢,使自己长期处于安全与稳定的位置。

尤其是与中国,中国已经连续8年成为土库曼最大的天然气贸易国,土库曼还将本国最为珍贵的天马“汗血宝马”作为礼物送给中国,土库曼视马为亲人,由此可见,其外交的诚意。

随着开发技术的不断提高,储量和产量也在不断上升,土库曼仅依靠石油和天然气,在短短的20年时间里,就让国内GDP翻了二十几倍。即便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,土库曼也并不慌张,而是更加积极地开拓天然气对外销售的路径。

中亚虽然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位,历史上一直是各方势力相互抗争、争夺的地点,尤其是能源之争,但却是经济、文化、政治版图的边缘,若想要发展,必须倚靠大国,土库曼也不例外。然而土库曼虽然闭塞,但近几年国内经济发展的越来越好,人民十分富足。

其实,无论是大国小国,每个民族都是独特的,独一无二的个体,不一定非要成为林中强鸟,小国寡人也可以独立自足,中立政策无疑为土库曼的子孙后代,奠定了生活幸福和国家日益繁荣的基础,想必当下,土库曼人是幸福的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