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美媒称,在塞内加尔人眼里,中国人进口的商品让数不清的小贩有了谋生之道,他们中的许多人把这些商品贩卖到农村,甚至贩卖到西非其他国家。

参考消息网5月25日报道美媒称,对想到国外寻求机会的奋斗者来说,塞内加尔几乎上不了可供选择目的地的名单,但获得签证的便利往往能战胜许多中国人对非洲的疑虑。近日美国媒体的一篇特写聚焦在非洲塞内加尔做生意的中国人群体。

据美国《》网站5月24日报道,新到者通常从为他们在老家认识的批发商打工开始,然后,在攒够了购买他们第一批货物的钱后,尽快自己开店。近年来,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戴高乐将军大道两旁已有200多家中国人开的商店,狭窄的商店里摆满了镶嵌着大块莱茵石的首饰、成堆的塑料厨具,以及装饰着蝴蝶结的珠光宝气的坤鞋。店内所有东西都是中国制造,售价几乎全不超过5美元。

报道称,刚毕业不久的23岁中国大学生曹启韩(音)由于对国内就业机会稀少感到沮丧,便孤注一掷、雄心勃勃地走上了一条中国前辈曾经走过的道路:去一个遥远且完全陌生的地方。但与大多数去北美、欧洲或澳大利亚追求更美好生活梦想的同胞不同,曹启韩买了一张去塞内加尔的机票,这个有1400万人口的国家只有大约2000名华人居民,那里人的语言他完全不懂。

“有中国人认为非洲不文明而且危险,但事实证明并不那么糟糕,”他在来到这里几周后说,他的家人在达喀尔不断扩大的中国城里开了一家饭馆。《》报道称,与世界各地热闹非凡的唐人街不同,达喀尔对那些不在批发市场上寻找商品的人们几乎没有吸引力。白天大部分时候,人行道上有一种显然懒洋洋的感觉。

报道称,58岁的朱昊明(音)算是一位“先驱”,17年前,他从河南来这里推销中国产品,之后一直没有离开。他开了一家出售假花的商店,无意之中成了达喀尔不断增长的中国社区的核心,这个中国社区已经主导了低成本消费品的批发贸易。

“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”朱昊明说,“我意识到,中国有很多东西,而这里的人们刚好需要这些东西。”

报道称,他们的工作时间很长,利润很低,孤独感不断袭来。男人们常常独自来这里,即使是已婚夫妇也往往把孩子留在家乡,交给祖父母带养。炎热的天气把便道上的人流变成了偶尔的人影,无聊的店主们通常在手机上看中国电影,他们雇的塞内加尔工人们在用掸子打扫货架,同时在用这里通用的、没有几个中国人能听懂的沃洛夫语聊天。

日本为本次在北京举行的“一带一路”论坛派出了以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庞大代表团。分析表示:“安倍释放出的信息是,…

文章认为,保护主义是最差的应对方式,唯一的结果就是留给中国自由发挥的空间。

日媒报道援引日本车企高管分析称,“中国国内车企的设计能力、技术实力在切实提高,技术实力有了明显提升,是不容忽视的竞争对手…

报道称,美图的图像处理应用在印度更是当选2016年谷歌应用商店最流行应用。中国年轻人流行用智能手机,印度也有很多人喜欢这…

记者欧文·霍尔达韦与他的同事阿马尔正在穿越这座城市的西部,“国”的狙击手突然发动袭击。幸运的是,子弹击中了阿马尔挂…

从上世纪80年代的“电子一条街”至现在园区总面积达488平方公里、形成一区16园格局并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区,中关村无疑…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